shy

大概就是在大家都住宿的时候,写了一封长长的策划案,向父母说明我想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房子,同时隔天上一次网课,分析我还差多少能达到我的目标。虽然是女生,一个人吃晚饭,一个人放学,路过酒吧时加快的脚步,在出租房听到邻居开门时急促的心跳。黑灯瞎火的小巷,风呼呼地吹起我的衣角,冷冷的雨打在脸上,还有从自行车上摔下的那跤。一百多个日夜,三个月没回过的家。舍友老说我“伟大”,我不伟大,我只希望六月的7-9号,能写出满意的答卷。

是写作业看到都会感到开心的程度🥰

这个世界男人与女人本来就不是平等的

英语课

      “这个单词很难懂吗!”

      “你!居然一直在写数学作业!”

       啪,书被扔到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老师,他写数学作业,你干嘛扔我的书呀!”

   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调皮的男生说:“写数学作业你都不骂他,昨天上课又骂lt?你双标哦!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?昨天我骂他是因为他上课在跟她讲话!我只是不好意思骂女的,他知道我为什么骂他,她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哇!男的就骂,女的就不骂,你又双标哦!人家踢球还受伤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“干嘛!男的不能骂吗?男的受伤了,他也是男的呀!这个世界上男人与女人本来就不平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......



这是一件发生在英语课上的小事,其实气氛很轻松的,老师也很讨学生喜欢。一位年轻的女老师,嘴硬但心软,只是我没想到她会说出那句话。

应该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

《风声》李宁玉

她死在那个幽深的地牢里,还要被解剖,连全尸都不能留下,坟墓都未曾有。可是她慷慨就义,为国而死,为信仰而死,为她而死。

 

留下遗书一封:

生如逆旅 死即小别

常忆相聚时 勿悲伤 不怨恨 

珍重 再珍重

 

“我始终相信,我们是战友”😭